<tt id="lgy96"><rp id="lgy96"><form id="lgy96"></form></rp></tt>
<listing id="lgy96"></listing>
  • <u id="lgy96"><sub id="lgy96"><object id="lgy96"></object></sub></u>

      <u id="lgy96"></u>

      <samp id="lgy96"><td id="lgy96"><output id="lgy96"></output></td></samp>

      首頁 > 文化教育 > 正文

      教育部:增設5個新醫科專業,服務健康產業發展

      日期:2024-01-11 08:40:17   來源:   點擊:
        1月5日,教育部印發通知,制定發布《服務健康事業和健康產業人才培養引導性專業指南》,設置5個新醫科人才培養引導性專業,供有關高等學校在增設新醫科專業中參考。
       
         這5個專業分別是:醫療器械與裝備工程、老年醫學與健康、健康與醫療保障、藥物經濟與管理、生物醫藥數據科學。
       
         新專業的設置意味著什么,將對醫學人才培養帶來哪些改變,學校、師生有何期待與訴求?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
       
        新在何處?“交叉融合”是共性特征
       
         多位專家認為:5個專業的增設均是為了對接國家重大需求,服務健康事業和健康產業發展新態勢,其共性特征,突出體現為“交叉融合”。
       
         “新設專業以科技發展和職業需求為導向,通過深化醫工、醫理、醫文學科交叉融合的教育改革開展人才培養,服務人民健康的現實意義十分鮮明。”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副院長樂江介紹,“我國大健康產業市場規模巨大,產業迭代升級迅速。在人口老齡化、醫療服務需求個性化的今天,社會急需培養更多復合型醫學人才。醫療器械與裝備工程、生物醫藥數據科學屬于國家急需的戰略新興專業,目前專業人才緊缺;隨著慢性病和退行性疾病患者規模不斷擴大,老年醫學與健康、健康與醫療保障、藥物經濟與管理等領域的復合型人才需求也將不斷增加。新增專業緊貼行業產業發展脈搏,科學研判行業產業發展需求,很有前瞻性。”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趙世奎認為,5個新設專業,“順應了健康事業和健康產業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的新發展態勢,促進了教育鏈與人才鏈、產業鏈、創新鏈的深度融合、有機銜接”,不僅明確了知識、理論、技術、能力等方面的培養目標,也明確了人才培養具體面向的行業產業領域。
       
         從課程設置上看,5個新設專業均屬于“交叉融合”:醫療器械與裝備工程專業屬于醫工交叉,生物醫藥數據科學屬于醫理信交叉,老年醫學與健康、健康與醫療保障、藥物經濟與管理屬于醫理文交叉。“新增專業充分體現了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戰略方向,職業發展前景值得期待。”樂江表示。
       
        如何推進?避免專業培養“拼盤化”
       
         從事老年醫學事業多年,北京大學第一醫院老年病內科主任醫師劉梅林十分關心老年醫學人才培養。
       
         “由于老年人心血管疾病、腫瘤、骨質疏松、阿爾茨海默病、老年綜合征等常見疾病多層疊加,多種藥物聯用,診療矛盾突出,因此,必須重視預防保健、醫療服務、健康管理、醫養結合、康復護理和長期照護等新體系的構建,重視交叉復合型人才的培養。”劉梅林對新增的老年醫學與健康專業充滿期待,“老年醫學與健康是研究老年人群健康的科學,涉及老年人生理、心理以及醫療支持、社會保障維護等方面。課程設計很關鍵,建議充分考慮老年人群的需求,為社會培養真正適用的老年醫學專業人才。”
       
         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生孫志鵬發現,這些新設專業的主干課程設計與他所學中醫內科學專業有很大不同:“很多新設專業還融入了工學、理學和管理學,跟單純的醫學專業相關課程相比,內容更廣泛。”
       
         專家們提及,近年來,我國高校醫學專業經歷了一系列調整。截至2022年,新一輪醫學門類學科專業目錄修訂完成,最初下設基礎醫學、臨床醫學、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中醫、中西醫結合、藥學6個一級學科,而后依次增設了口腔醫學、中藥學、特種醫學、醫學技術和護理學5個一級學科。
       
         “此次引導性專業的設置,拓展了學科專業動態調整的空間,是學科專業目錄管理的重大創新。”趙世奎介紹。
       
         對于新設專業如何落到實處、有哪些事項需注意,趙世奎表示,高校的學科專業和培養模式是長期積累的產物,具有很強的歷史慣性,動態調整勢必會受到高校、院系、教師局部利益和傳統觀念的掣肘。
       
         “在主干學科上,醫療器械與裝備工程專業包括基礎醫學、臨床醫學、醫學物理學、生物學、工程學;老年醫學與健康包括臨床醫學、藥學、心理學、材料學……這5個引導性專業均包括3個以上主干學科,其中不乏‘大跨度’交叉,需要打破傳統的單一學科、單一學院(學部、系)人才培養的邊界,也需要在招生、評價、師資隊伍等方面作出深刻調整。”趙世奎說,“如何引導不同群體處理好整體利益和局部利益的關系、長遠利益和短期利益的關系,確保人才培養走深走實,避免專業培養‘拼盤化’,是引導性專業發展將面對的挑戰。”
       
         (記者 陳 鵬)
       
      (責編:李昉、郝孟佳)
      來源:人民網

      上一篇:刷身份證即可入校!多所高校官宣“開園”

      下一篇:最后一頁

      成人精品视频99在线观看免费_免费无码aⅴ免费中文字幕_草草影院ccyy国产日本欧美_精品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